小苏鸭鸭鸭 .

详情看顶置谢谢吖♡欢迎催更,拒绝ky。

我爱大头!

“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。”

画师:相生栗子

偶然在QQ里看到的条漫,暖。

愿你们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
“我想在这世上,我最喜欢的就是彩虹旗了。”

【曦瑶】国庆快乐

×ooc
×一位小可爱点的国庆甜饼,没有梗依旧努力肝hhh
×现原恋人设

金光瑶忐忑地站在车站边左顾右盼,周遭的人群快把他淹没了,他只得按着帽子踮起脚尖才能看清车子入站的情形。

“让一让…麻烦让一让。”

他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蓝曦臣,扑到他怀里,把这些天有的没的大的小的的事儿通通一股脑说出来,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告诉他自己想他了,很想很想。金光瑶昂首从人群中望去,好几俩车过去了,依旧没有看见他的身影,金光瑶垂了眸,好些失望。

“阿瑶。”

忽然一双手自他身后将他抱起,整个人搂在怀里,搂得紧紧的。

“久等了,我们走吧,阿瑶。”

蓝曦臣眉眼弯弯的,特别好看,檀木香的气息萦绕在他身旁,金光瑶有些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,转身也将他抱紧了些,脑袋埋在他怀里蹭了蹭,声音闷闷的,软声撒娇,全然没有平日在公司里那副温煦里带着疏远矜持的模样。

“二哥~阿瑶想你了。”

蓝曦臣亲了亲人的发顶,替人顺了顺毛。

“我也很想阿瑶。”

“这次国庆一周的假期,我好好陪陪阿瑶,如何?”

“二哥说话算话噢。”

“自然。”

蓝曦臣捧起金光瑶的脸,在眉间朱砂上烙下一吻,拉起他的手一同往街道边去。

假期的街道热闹非常,金光瑶平日嫌少出门,此时倍感新奇,左看看右看看的,买了很多东西,手里都快提不下了。

他来到一个摊子前,看中一通体金色的银铃,刻着一朵金星雪浪,金光瑶一眼就相中了,将这个银铃买了下来,正要同蓝曦臣说,却发现不知何时早已不见人踪影。

“二哥?”

“二哥?!”

金光瑶担心极了,四处寻找,忽然觉得突然眼前一片漆黑,接着是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。

“阿瑶。”

金光瑶扒拉下遮住自己双眸的东西,定睛一看,原来是蓝家的卷云纹抹额。蓝曦臣将抹额拿过,手握着朔月和抹额,一起附上金光瑶的掌心。

“阿瑶,别担心,不会跑的。抹额是你的,朔月是你的,我也是你的,不会跑的。”

蓝曦臣笑着,眸间极其认真地盯着面色已经红透了的金光瑶,复而又道。

“我刚刚去给阿瑶买了糖,阿瑶且尝尝,味道如何?”

没有等金光瑶回答,蓝曦臣就期身吻上了人的唇瓣,舌尖抵着嘴里的糖送到人嘴里,几丝清甜在俩人口腔中蔓延,待到糖化得差不多了,他们才恋恋不舍地相离。

蓝曦臣用抹额将金光瑶的头发扎起,金光瑶抬头问道:“二哥的抹额给了我,不会被叔父说教么?”

“不会,家里的抹额还有很多。”

金光瑶听了这话,稍一敛眸,蓝曦臣似是猜到了几分人的小心思,又道:

“但是想给的,只有这一条。”

只觉怀里的爱人将他抱得更紧了些,点了点头,小声道。

“……我的。”

【花怜】何为痴情


×ooc

一日日上三竿,谢怜闲来无事在人间集市道上四处游荡,待采购完了需要的东西便泛了许乏意。

街道俩侧各种小贩搭着棚兜售东西,而处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一人搬着俩把矮竹椅,将一张白布就这么往地上一摊便坐到其中一张椅子上。谢怜从方才就注意到了此人,上前几步站立到旁侧,扫视了白布上的字——“何为痴情?”

街上从未出现过这种摊子,很快便有人觉得新奇聚到一起,窃窃私语。摊主一言不发,似是在静静等待着回答。

这时,一位猎户坐到了摊主对面。

摊主道:“何为痴情?”

猎户倒是好生认真地思考了好一会:“痴情嘛……上刀山下火海?”

猎户的回答显然不合摊主的意,他摇了摇头。谢怜几分乏意也已经散去,干脆在摊子旁儿一同看起了热闹。

先先后后来了很多人,图个新鲜回答摊主的问题,但一一都被否认掉了,摊边的人多多少少也看够了热闹,一一散去了,唯有谢怜继续留了下来。

他见周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,端着一试的心态,抿唇温笑坐到了椅子上。

摊主道:“何为痴情?”

谢怜的脑海中出现的是那一袭红衣,带着灵蝶降临。

“八百年,痴情不言说。”

“可否具体?”

“三千盏明灯,不表意。”

“可否再具体?”

“一吻现长水,不露情。”

“可否更具体?”

“精心砌宫观,人不知。”

“仍是不解。”

“三郎。”

谢怜阖眸,待他睁开眼,摊主和摊子已经不见了,只有街道尽头一袭红衣的那人笑容异常耀眼。

——“哥哥。”

【曦瑶】“遥”


×ooc  是刀。

金光瑶他并未永不得入轮回。
他还是被无常带走,入了那所谓的地府,却停留在忘川河前端着一碗浑浊的孟婆汤,不愿饮下。

孟婆问道:“公子为何还不愿入那轮回?”

呆在一旁的金光瑶尚才因为孟婆的一句话回了神,草草喝了汤,敛眸苦笑道:“思及一人罢。”

“公子所思,是怎样一人?”
“唤他二哥,却是心上之人,温煦有礼,乃一翩翩公子。”

一提及这人,金光瑶的眸间就亮了起来,是比见到日月星辰还要璀璨上好些,却又好像突然陨灭一般黯淡无光。孟婆为鬼神,她不懂情爱,只稍歪了歪头。

“为何惆怅?”

“二哥这人,他站得太高了,走得太快了,只得瞻仰…任凭怎么追也追不上,他就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一个人。”

金光瑶抬手接住了一只金色的蝴蝶,正如他生前的一袭金星雪浪,耀眼夺目,却终究会沉入茫茫大海。

“我有想过将他一道拽下,但我不愿。
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

金光瑶依旧不忘生前的笑面是如何的,但就算带着笑,也掩不了眼底湿润。

“然后,”

“我就跟丢了啊。”

不甘心。
但我是恶人,终究不得善始,不得善终。

顶置】


这里是小苏鸭鸭鸭,不是太太,是低产的辣鸭。
具体介绍请看以下♡
(这条顶置附点梗活动,cp向看以下,抽俩三人写,国庆假期后结束。)♡

1.
主磕cp向:

魔道  忘羡 all瑶 双聂 追凌 仪景 双道。
(魔道all瑶里包括曦瑶薛瑶凌瑶澄瑶苏瑶温瑶,这个是按喜爱程度排列的,有些cp洁癖所以没有列出来的都不磕,请不要提起蟹蟹。)

天官  花怜 双玄 风情 权引

渣反 冰秋 冰九 漠尚

第五 杰佣 蝶盲 欺诈 碰撞 互怼 蛛机 黑白园医
(这里我雷除杰佣外的杰call,尤其是杰园,另外还有除园医外的call园或园call,不过不会率先挑起战争,圈地自萌大家要和平相处。)

楚留香 BL少暗 GL暗云 BL武华 GL华沧

2.
产文意向:

这个是看灵感的,有空就会写,没有梗就会麻烦亲们点梗,cp向看上面,真的很低产。
我希望亲们给评论,红心蓝手不要也罢但是评论不要少♡都会认真看并回复的,欢迎催更欢迎点梗!爱你们♡

3.
关于文风:

我的文风真的很多变的,平时要是来兴致了或者有人点梗了就会写车,没有梗没有灵感,所以请不要吝啬大力砸梗!

4.
关于转载:
虽然知道我的文很辣鸭不会有人转载但是还是想说一下,转载的话可以私聊来说明转载地点什么的,标上原作者和同意转载的截屏就欧克啦。